刘辉教授《中国声乐演唱声字关系之思辨》学术

作者:秩名 发布于:2017-08-18 文字:【大】【中】【小】

刘辉,沈阳音乐学院

  12月11日,由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联合主办、沈阳音乐学承办的第五届全国民族声乐论坛在学院隆重举行。当日下午,男高音歌唱家、音乐教育家、辽宁省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国家级教学名师、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协会理事、辽宁省音乐家协会主席、沈阳音乐学院院长刘辉教授为与会专家、学者以及学院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中国声乐演唱声字关系之思辨》的精彩学术报告。此次学术报告是第五届全国民族声乐论坛系列学术报告之一。中国音乐学院院长赵塔里木教授,沈阳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兼院长民族声乐系王瑞江教授,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常务会长兼秘书长、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郭祥义教授,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主任马秋华教授,上海音乐学院声歌系民声教研室主任方琼教授等20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学术报告会。

  刘辉首先在报告中阐释了中国民族声乐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他指出,民族声乐历经百年发展至今,在推动社会发展、人类进步,提高全社会文化艺术素质等方面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民族声乐深扎在中华民族优秀的民族文化沃土中,是在优秀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民族声乐之根就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使民族声乐有着广阔的实践舞台,使民族声乐成为深入人心,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品种。他指出,当下艺术教育工作者应该潜心研究中国传统民族声乐教育理论,使历史文献能够焕发出时代精神,使其成为发展和提高民族声乐的理论支持和依据。刘辉强调,近30年来,民族声乐无论在歌曲创作、演唱实践、教育教学、理论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涌现出了一大批符合大众审美需求、讴歌时代生活、具有中华民族神韵的声乐作品。与此同时,也涌现出一大批中青年歌唱家。这支队伍在音乐风格的要求、音域的拓展、润腔的手段、审美的要求、舞台的表现等方面具有更高的水平、更强的生命力。一批声乐教育家、一批歌唱家、一批声乐作品,大量的理论研究的文章、著述、教材的出现,使民族声乐教育教学体系已初步形成并创立了具有中国气派的民族声乐教学体系。

  刘辉在讲座中着重讲解了他多年来在教学、科研、艺术实践中总结出的 “先腔后字、以腔带字;先声后字、以字带声;声韵同出,腔圆字正”的演唱方法。他首先指出这一方法在演唱实践和教学中的意义:这一方法可以应用在不同演唱者、不同作品、不同风格、不同内容和不同思想的音乐作品中。这一方法在课堂上容易掌握,实用性强,使演唱者通过这种方法的训练,能够提高掌握难度较高、风格较强、音域较宽的音乐作品的能力,尤其对于解决音色、音域、音量以及歌唱耐力和能力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他简单阐释了这一演唱方法的理论源头,即传统的以字带声的理论,最早见于南宋张炎的《词源》。他指出,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唱论对演唱方面都有着精辟的理论总结和著述,尤其是对字和声的关系问题阐释较多。“先腔后字、以腔带字;先声后字、以字带声;声韵同出,腔圆字正”的演唱方法和理论在总结前人理论与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了中国声乐演唱理论,创新了中国声字关系理论,对提高新时期民族声乐演唱方法和歌唱手段起到重要的作用。

  他在讲座中对“先腔后字、以腔带字;先声后字、以声带字;声韵同出,腔圆字正”的演唱方法和理论进行了深入的阐释。“先腔后字、以腔带字”中“先腔后字”要求歌唱者首先要打开腔体,其次要有正确的演唱姿态。演唱的通道和腔体要畅通,使气息在腔体内没有阻碍,从而形成一个统一的腔体通道。歌唱者一定要有一个向上的延伸感。头顶、颈椎、腰椎形成一条直线,正常的呼吸,下巴微收即可。“以腔带字”的过程就是在腔体打开以后马上进行演唱,把字安放在腔体里面唱。一些带辅音的字,一定要注意腔体的打开。“先声后字、以声带字”是在“先腔后字,以腔带字”的基础之上进行的。这一方法多应用于诗歌、诗词的表演和教学中,即后字头咬前字尾,一个字顶一个字的咬字,包括每个乐句之间的吸气也要保持原有的状态,这样才能解决开口音和闭口音之间的关系。在演唱中低音区、风格较强的作品时,“以字带声”的办法是非常行之有效的,能够表现出作品应有的风格特点,作品的效果可以很好的表达,可以达到腔圆字正的目的。当下,随着时代发展,声乐作品、作品难度和音域都有所变化,这就需要我们不断丰富“以声带字”的理论内涵,从而更好地适应当今的民族声乐演唱。对于辅音时值比较长的这些字,能够在演唱的时候把它打开,做到“窄字宽唱,宽字窄唱”,从而使声音统一、音色统一、腔体统一、音群统一得到重要保证。“声韵同出,腔圆字正”中,“声韵同出”指声母和韵母在吸气时打开腔体,使成声点和成字点同时发出。声母发音的时间距离韵母发音的时间不能相隔很长时间。“腔圆字正”就是把所有的字用鱼咬尾的办法把重心放在韵母上,不管宽字和窄字,声音是一条线,每个字都要唱在这条线上。腔体、声音和咬字要紧密结合,才能使声音圆润、高音才有保障。在歌唱中必须按照腔和字的基本规律来演唱和咬字,必须把字说清楚。“声韵同出”的理论做好就能把人体自身的乐器潜能充分地发挥调动起来,使演唱轻松自如。歌唱艺术是人们抒发情感,传递信息、表达思想,涌动在人们内心的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艺术的因子流淌于每个人的血脉中,存在于每个人的骨髓中。艺术是人类创造的,我们要不断地去丰富,用理性的思维去提升艺术的品质和品味,这是人类进步和社会文明发展的需要。事实上,歌唱方法是自然界当中一个基本的物理现象,我们把这个物理现象掌握得好、理解得透,就能充分发挥歌唱艺术的本能潜质。

  刘辉指出,民族声乐传统理论在各个时期都有精辟的论著。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去不断丰富和完善民族声乐理论,这对我们的教育教学、科学研究、演出实践等方面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先腔后字、以腔带字;先声后字、以字带声;声韵同出,腔圆字正”这一方法的提出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人们从审美的角度对民族声乐的要求。时代对艺术的总体要求是无止境的,任何的一种艺术的形式和发展演变与提高都离不开人类社会的发展的基本需求。民族声乐从诞生之日起就把时代和大众的需求放在首位,始终引领着先进文化的艺术潮流和当代民族声乐艺术的发展方向。当今的时代是高科技迅猛发展的信息时代,而文化的多元化又是这个时代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民族声乐如果不提高、不发展,就一定不能服务于社会。所以,民族声乐的发展和进步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同时也是民族声乐内在自身发展的基本需求。

  在讲座的最后,刘辉教授对民族声乐的发展进行了展望并真诚的希望教育家、歌唱家要厘清歌唱方法与教学手段、厘清民族声乐的观点、厘清民族声乐发展和这个时代需要的关系、厘清民族声乐发展的科学性和重要性。只有理性的建立科学的教学手段和科学合理的演唱方法我们的教学和演唱才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真正实现民族声乐艺术服务社会,服务人民,引领时代潮流,引领时代审美趋向的目的。


联系电话:010-64851137  主办单位: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  详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翔路1号  备案序号:京ICP备17047623号-1